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 2020

GDB-获 (潜在) 新合约后的估值如何?

今天一如往常的查阅公司公告时哪知道一直有关注的GDB建筑公司又拿到了合约,而且是一份12亿的合约。这是GDB 这家公司有史以来最大的合约,也是它有史以来得标最高的建筑可以说是一项在本身技术的突破。这会不会是公司创办人去年11月接受The Edge 采访道出的60level的合约呢? https://www.theedgemarkets.com/article/gdb-targets-rm1b-turnover-five-years   虽然现在只是处于意向书阶段,可是距离正式签LOA只是一步之遥。至于为何在还没正式签约就公布就留给大家想象了。一天还没签约 (LOA)都有风险。底下我做了一些对未来估值的计算,可供参考。但千万不可尽信ohh。 现有合约 + 潜在合约 = RM 1.02 Billion + RM1.2 Billion                                      = RM 2.22 Billion 过往净赚幅大约10% 现有合约 + 潜在合约 都会在未来三年完工 RM 2.22 Billion x 10%  =RM 222 mil 未来三年平均净利润=RM 222 mil /3                                     =RM 74 mil 未来三年平均每股盈利= RM 74 mil / 650mil 股                                         = RM 0.1138 forward P/E = RM 0.69 / RM 0.1138                     =6.06 公司的派息政策是 ‘up to 30% of net profit’ 但是在2019财政年有大约·40% 的net profit 假设 dividend payout ratio 有 35%, dividend yield (%) =(RM 0.1138 X 35%) / RM 0.69                             =5.77% 这次的合约是由KSK group 颁发的,KSK的前身是 昔日的车险霸主 KURNIA。 现在的业务主要以地产,保险,汽车买卖。现在主要活跃于东南亚一带。对这家公司不熟,但是以他是从前的蓝筹股来看它是家基本面不错的公司。这

MEGA FIRST(3069)美家第一还是那么美吗? 【 完】(MFCB (3069) still looks attractive after earning normalised?)【full】

Image
希望大家喜欢我的分享。欢迎大家留言。记得把‘ALLOW’大大力的按下去;以后有新的文章发布我都会send push notification 给你们,这样你们就能第一时间看到我的文章了 由于最近比较忙所以这文章来的有点迟,接下来两个月估计都不会更新了,但11月最后的两个星期我依然会跟你们一起跟进我有关注的公司业绩。剩下 GAS MALAYSIA, PETRONAS GAS, VSTECS.HK , AEM.SGX 和 ST Engineering.SGX 的公司分析估计要到明年了 。 首先要恭喜各位在几年前买入 Mega First 并持有到现在的股友们。如果你是在 2015 年末因有关水坝建设动工而买入的话到今天你的股价的五年 CAGR 是 20% 左右 (不计股息 + 凭单 + 附加股)。虽然不如科技股的涨势,但是 20% 的年增长率对稳定派的投资者绝对是够了,但这不禁让我有了别的思考。假如你在 2019 年 4 块买的话,现在你资金年增长可能有 50%-100%++ 不等(取决于时长)。到底是在公司公布发展计划初期时买入,还是在项目后期才买入呢?这可是关乎机会成本的啊,如果你在工程初期把这笔钱用在别的公司上,你的回报可能会大有不同,当然可能更低或更高。底下我会讨论 MFCB 的估值是否还有上升空间,顺便讨论在公司公布长期计划后的操作的小小看法,哈哈。 这边可能有投资新手,所以在还没有开始前就为大家铺垫一下;让大家了解过去五年发生的事件。在 2015 年末, MFCB 在 LAOS 的一个 260MW 的水力发电站获得当地政府批准动工和特许经营权并和当地电力公司签署长达 25 年的购电协议( 2020-2045 )。水坝工程交予曾经兴建三峡大坝的中国水电承建。工程历时四年( 2015 oct-2019 )预计耗费大约 5 亿美元。( MEGA FIRST 在这座水坝占股 80% ,所以要承担的成本是 5 00 mil usd X 0.8=400mil usd )工程于 2019 年的第三季提前竣工,而且开发成本还比当初预计的成本五亿美元来的少(大约 10% )。由此可见其管理层能力相当不错,当然也是因为中国水电的工程能力。这座水坝位于湄公河的一个分流,老挝的最南部, 刚好在柬埔寨和老挝的边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