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HILL-水务和排污的大整合? water sewage integration seen as earning catalyst?


第一篇关于Ranhill 的文章


根据本月二号的公司公告{虽然被撤了},RANHILL 正与财政部(MoF)就收购英达利水(indah water)做质询。就此,我想与大家分享我对这个新闻的看法。

首先,Indah water的业务是什么就不用我多说了,简单来说它是一家照顾我们大小便的公司,并把它们以安全的方式排放到环境中。如果有关心时政的读者们应该了解INDAH WATER 过去一直被无法从用户收回被拖欠的账单而面临困境。此外,INDAH WATER 的污水处理费过去二十年都没有很大的调整进而导致入不敷出,每年都需要政府津贴过亿马币,正所谓民以食为天,老百姓的大小便自然也要照顾好。无论在国阵或希盟时代,政府都有意要整合水务和污水处理的运作。第一是解决用户拖欠账款的问题,第二政府有意用volumetric tariff 的方式来做为计算排污费的基础来解决收费入不敷出的问题。(volumetric tariff 意指根据用水量来计算排污费的多寡,毕竟现代的化粪池是采用集中式的,有别以前的individual septic tank,因为是集中式的化粪池,如果你偷偷大多了,INDAH WATER不是就亏大了,而individual septic tank的用户可能十年二十年都没清。。。其实两三年就好请人来清一清了啦。。。要不然排污费都白给了)。

那用户不还钱会不会影响RANHILL?其实此前我国数州已经开始joint billing 。就是INDAH WATER 的费用算在水费账单里,但volumetric tariff 还没计算在内。这是政府整合水务的第一步。第二步就是把污水处理的营运交给水务公司。我个人相信这次的整合只限于各州水务公司和当地排污业务的整合,所以不是RANHILL 要收购全马的INDAH WATER assets, 所以RANHILL 只会收购柔佛州的排污设施。那么如果这次的水务的大整合会对RANHILL 带来多大的成长? 根据一份2018年的research report,这样的整合可能带来30%-40% 的利润成长。

大势所趋。水务和污水处理整合一起在外国一点都不稀奇,例子有日本,Singapore等等。这样的作法可以确保更符合现实的收费。{我国的排污费是十分不合理的,邻国新加坡平均每年收费346ringgit,而我国则是96ringgit}Volumetric tariff )用水费来算排污费看来是最有效的方法,毕竟人家不可能在你抽水马桶装个表然后每个月来到你家检查。。。所谓懒人屎尿多,以懒惰闻名的马来西亚,要是再不以volumetric tariff 来计价indah water 真的亏大了。(只是开玩笑啦)除此之外,水务和污水处理的整合将提升整体的营运效率。就拿柔佛州来说,indah water 的营运只在JBKLUANG,因此你家的粪坑满了,工人要从JBKluang派。如果整合了,营运自然就省很多了。虽然RANHILL 这家公司很爱出MOU(贬义),但是我认为这个计划是大势所趋,而且现在政府正值用钱的时候,肯定想从这边节省每年给indah water subsidy。但是这项计划要多久来推行就不得而知了,因为这个消息要买进的话就要考虑机会成本了。现在股价是处于相对便宜的位置,而且疫情后水务铁定会复苏。今年本来是要起水费的,但有碍于疫情的关系被推迟了,疫情后可能盈利可能会上修。公司打算在SGX dual listing 不知和这项收购有没有关系,希望dual listing 不要带来太大的dilution。。。

                                               


Disclaimer:个人并无左右股价之意;这也并非买卖建议;所谓读书不能尽信书,千万不要看了我的文章就去做买卖哦;我写这文章的用意是想用鉴赏的方式让大家认识好的企业好的管理层

更多文章:SERBA DINAMIK GDB CCK RANHILL  ABOUT ME 吹水篇  more...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GDB Holding-一家逆势而上的本地建筑公司 (A fast growing Malaysian construction player)

CCK-大马养鸡业的一方枭雄(Leading chicken poultry player in East Malaysia)(全)

GDB-获 (潜在) 新合约后的估值如何?